主页 >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 >
健身私教跳槽日趋频繁:我的私教为何一年换了5位
发布日期:2020-07-29 15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东方网1月15日消息:据《劳动报》报道,日前,白领蔡小姐致电劳动报消费热线反映,其在健身房办理了三年的健身卡,并购买了相关私教课程,起初体验不错,可在原先的私教离职后,接替的私教也因各种理由不断变更。整个一年内,同一课程内前后竟更换了5位以上私教,无奈之下,她只得发起退款。劳动报记者注意到,健身私教的劳动关系相对松散,加上行业“底薪+提成”的收入模式,也造成了部分私教为了追求更好待遇“说走就走”的局面。

  2017年底,白领蔡小姐为了减脂塑形,便花费上万元办理了沪上某传统健身房三年的健身卡,并购买了相关私教课程服务。“起先的服务,我觉得还是不错的。”蔡小姐介绍,最初与其对接的私教,态度好,服务细致,也不太在服务过程中进行推销,相处较为融洽。

  可2018年初,蔡小姐的私教突然微信告知,其已经从健身房离职,健身房将为蔡小姐另派教练。“行业离职也很正常,不能强求,我是理解的,但我的课程质量得保证啊!”蔡小姐说,之后她的私教始终处于动荡状态,要么上了几节课也离职了,要么上了几节课就表示因课程冲突,排不过来。还有代课的私教建议蔡小姐,把原先购买的课退掉,购买自己的课程。

  蔡小姐表示,2018年,同一个课程,她已经换了不下5位私教,“每位教练都不了解前任教练的训练方式和计划,而且他们说的健身理论也各不相同,我也不知道听谁的好,体验实在糟糕。”蔡小姐无奈请求退费。然而,健身房给出的回应却是,退费可以,却需先支付一笔“课程激活费”,另外还需扣除30%的手续费。

  后经协商,该健身房愿意免费为蔡小姐激活并续展课程,并指派专业资深私教进行辅导,蔡小姐也最终认可了该方案,继续在健身房健身。

  蔡小姐的遭遇其实并不少见,记者走访了几间健身房,半数以上的受访者均表示,也有过类似私教离职,换教练甚至换课程的遭遇。健身私教离职率高、流动性大,似乎是大家的共识。

  “一方面是私教的劳动关系比较复杂,也相对松散。另一方面,则与行业的收入模式有关。”《上海人力资源社会保障》杂志主编周斌介绍,有的私教会与健身馆订有标准的劳动合同,有的则出于灵活就业的考虑,未与或不愿与健身房签订劳动合同。

  “我们都是要求签劳动合同,并缴纳社保。”一家大型健身房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签署劳动合同后,对私教的管理可以更加系统一些,比如私教必须证件齐备、要求坐班、禁止在课时内推销、禁止在两个机构任职等。“但我们行业竞争也比较大,企业品牌也比较多,一些私人开设的健身馆,可能管不了这么多。”据该人士坦言,私人门店签署正规劳动合同的概率会小很多,部分私教大都是兼职,流动性很高。

  相比于传统健身房,近年来,以乐刻、猩猩健身等为代表,一批互联网健身平台纷纷兴起,许多私教也加入其中,摇身一变成为了“网约工”。

  “大部分私教是以平台私教的形式入驻平台,这种关系类似于淘宝平台和淘宝商家的关系。教练可以在平台上售卖课程,比如减脂课、增肌课等等。”一家互联网健身平台负责人坦言,这样的好处是可以把用户流量和教练进行匹配,用户可以对教练进行自由选择、点评。但弊端在于,由于没有合同限制,私教的自由度很大。

  “这一阵我们已经清理了一批长时间未更新课程的‘僵尸’私教。”该人士坦言,平台对于私教的要求,就是保质保量地完成服务,除此之外,是否在外兼职、是否需要坐班等,并不强求。

  工资,也是健身私教的跳槽和离职主要相关因素。根据相关数据显示,2016年,健身私教平均收入高达1.5万元,位居服务行业第二位,2017年、2018年收入进一步提升。

  “1.5万元,差不多是这个水平。”拥有四年私教经验的Jacob向记者介绍,一般传统健身房私教的工资是由“底薪+业绩提成”组成。在一二线元之间。“业绩提成是我们工资的主要部分。”Jacob说,按一节私教课的提成100-500元左右,如果一个月能上30-50节,那收入万元是没什么难度的。“现在淡季,一天上个2-3节,如果是旺季,我最多一天就能上10节。”

  “但不是所有私教都能有这么多课时上。”Jacob坦言,对于刚入行的新人,由于会员不熟悉你,私教成单的概率也就很低,比如他刚入行的头两月,收入仅稍高于底薪。“健身房也会给一些指标,指标相对会高于你的现有水平,因此压力一直是有的,所以我们推销也是挺无奈的。”他说。

  “行业差异性也很大。”Jacob表示,各健身馆对于私教课提成的幅度、年度指标差异很大,有的提成很低(约20%),有的提成很高(接近60%)。如果私教们了解到这些信息,那么,换一个地方教,再带一些自己的资源过去,诱惑不小。如今,Jacob便从传统健身房跳出,成为一名平台私教。

  “也正是基于这种收入特点,所以一些私教不愿意签劳动合同,以此约束捆住自己。这样他们可以更灵活,赚更多的钱。”周斌指出,但这样做也会有风险,以近年来多起健身房“跑路”案例而言,不同的劳动关系,决定了矛盾发生时,维权途径的不同。简而言之,确立了劳动关系,一旦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,劳动者可先发起劳动仲裁,对仲裁结果不满,可再进行诉讼;同时,还可申请劳动监察。若无劳动关系,双方即为平等民事主体,私教只能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

  如今,春节将至,健身行业也面临着私教大量返乡的情况。不过,记者走访了解到,由于春节本属于健身行业的淡季,各企业已有相关预案,保证用户春节期间的健身计划不受影响。

  “春节大家走亲访友,外出旅游,真正坚持健身的人很少。”一兆韦德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,目前具体春节期间各门店的营业时间表,仍在统计中。“一般我们会提前5-7天,通过微信、短信、电话等方式告知我们的会员用户,包括营业时间,以及私教课程内容等,避免大家白跑一趟。”该负责人提醒,由于每家门店所处地段不同,具体的营业时间,节日期间可能还会有相应调整,因此,市民最好提前电线小时智能健身的“乐刻”相关负责人则向记者介绍,春节前后,各门店也会适当调整排课,私教返乡前,也会与用户协调训练时间。“智能健身房是我们的主打产品,因此,健身房内温度湿度灯光已实现智能化,春节期间,店长会值班,不会缩短营运时间,尽力保证用户体验。”负责人说。

  至于年后是否会出现私教的离职、跳槽潮,多数受访健身企业表示“可能性不大”。“会有少数私教不回来,留在老家工作。但总体来说,健身还是一个中高端消费,一二线城市的资源和收入更好,而私教大多来自三四线城市,留在老家发展未必好。”一家企业负责人表示。此外,不同于其他行业习惯拿好年终奖再离职,私教大多是没有年终奖的,所以离职时间相对分散,受访企业透露,可能当暑期档健身旺季来临时,私教流动会更多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