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 >
健身房爱好者转向居家健身
发布日期:2020-04-22 05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受疫情影响,宜昌健身房相继暂停营业,憋坏了室内健身爱好者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随着疫情渐退,宜昌部分健身房“限流”营业,多数市民依然选择了直播教学、线上打卡、下载健身APP等方式“宅”家健身。

  复工复产,生活重启。今起,本报记者探访多个行业,记录特殊日子里的城市故事。

  李小姐是资深室内健身爱好者,2014年在城区万达广场一家健身房办了健身卡,已坚持了六年,健身频率一周2-3次,即使工作最忙的时候也没有间断过。

  “疫情期间就很少运动,身体变差了,还长胖了,非常想去健身房。”李小姐说,比起户外健身,她更喜欢室内健身房,一是健身房内的健身器械丰富,能有针对性的训练,二是健身房动感、时尚的环境也是李小姐所青睐的。

  同样按捺不住健身意愿的还有家住城东大道的陈女士。去年11月,她在中南路斯巴达健身房办理了健身卡,受疫情影响,该健身房至今未开。陈女士说,选择健身房是因为她很享受健身私人教练的单独指导,教练会根据她的身体素质每天制定训练计划。“户外跑步总觉得少了什么。”陈女士说。

  健身房不开,着急的不仅是健身房的会员,还有健身房的员工们。城东大道某健身房私教小李告诉记者,健身教练人员流动频繁,今年受疫情影响,不少同事索性辞了职,现在该健身房正在招人,预计5月能恢复营业。

  疫情期间健身房暂停营业,健身房不得不想办法“自救”。春节期间,城区斯巴达等多家健身房喊出了“在家也能锻炼、线上免费直播授课”的口号。

  “和很多线上授课一样,建一个微信群,教练拍摄动作,学员们在家做,做完拍视频交作业,教练点评。”瑜伽私人教练徐艳告诉记者,课程推出后,一开始会员参与度很高,非常踊跃,但渐渐“交作业”的人越来越少。“我们教的都是一些简单的动作,不需要器械甚至不需要瑜伽垫,刚开始大家都很感兴趣,但时间一长,线上课程的一些弊端暴露出来了,比如有些会员动作做错了,我讲了正确的姿势,她们依旧不得要领,这需要面对面的指导。”徐艳说。“开线上课程也是无奈之举,一来,健身房这么久不开,会员难免有情绪,二来我们也需要维持客户。”城区某私人健身房老板坦言,健身房的主要业务来源于会员办卡、续卡、购买私教课程,如果会员丢掉了健身习惯,意味着没有老会员续卡,新会员也会减少。

  宜都万丽健身房是宜都市规模最大的健身房之一,健身器材齐全,还开设了尊巴、瑜伽等多种健身课程。受疫情影响,万丽健身房一直暂停营业,直到3月28日,会员们想健身的呼声越来越高,老板聂万丽征求相关部门允许、做好消毒卫生等后重启营业。“不能上团操课、不能用淋浴间,只能用跑步机等健身器材,会员自由健身。”聂万丽说,虽然渴望健身的会员非常多,但特殊时期公共卫生安全必须放在首位,所以只能允许25人同时入场,相对于1500平米的健身房来说,这一数字显得微不足道。

  聂万丽说,按照业内规律,春节后是健身行业的“黄金期”。受“每逢佳节胖三斤”影响,不少市民会选择春节后办卡买课进行塑形瘦身,通常3月份的业绩能占到第一季度的八成以上。

  “但受疫情影响,老会员们比较谨慎,新会员也比较少,大多还在观望。”聂万丽说,即便现在健身人数比去年同期少了一半以上,即便是生意的黄金期,健身房也“不敢”打广告、卖力吆喝。”

  有业内人士坦言,对健身房而言,虽然疫情渐退后市民健身意愿强烈,但对“室内健身”依旧持谨慎态度,避免选择人多的环境;再加上健身房复工后,需要为会员按停业时长相应延长年卡时限,私教一对一课程难以开展等,都为健身房的“恢复”蒙上一层阴影;同时,去年年底,宜昌多家健身房“人去楼空”,市民对健身房行业信心不足。

  另外,在健身房停业期间,不少健身爱好者已经转向了户外、居家健身,通过购买瑜伽垫、哑铃、健身环等方式把健身房搬到家中,同时现在健身类APP种类繁多,相应课程网上应有尽有,也为市民在家健身提供了方便,市民李小姐就在淘宝上下单了跑步机。“与其坐等健身房恢复,不如提前在家跑步。”李小姐说。